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走进法院法院动态司法为民焦点关注改革探索普法宣传法律法规法院公告庭审直播执行公开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 改革探索

关于执行异议之诉的调研

发布时间:2016-10-20 14:43:31


                           副院长 宋一民

论文提要:长期以来,对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的异议,在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都是由执行机构在执行程序中进行审查,这种做法虽有利于提高执行效率,操作便捷,但难以有效保障当事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程序利益和实体权益,也未充分认识到审判权啊与执行权的关系,在执行程序中对案外人的实体权益进行判断,并不妥当。200710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引入了执行异议之诉制度,给予了案外人诉权保障,体现了立法在维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对案外人合法权益的保护。笔者将从近年来本院受理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出发,结合执行异议之诉的概念、性质,探讨执行异议之诉在实际运行中遇到的问题,并就出现的问题,提出几点思考和建议,以期为该制度更加科学合理的运行提供参考。

一、执行异议之诉的概念、性质和特点

(一)执行异议之诉的概念

一般而言,法院的执行行为仅仅涉及到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的利益;实践中,执行机关在执行工作中往往遵循所谓形式化原则,在采取执行措施时通常只根据其外观表象来确定其权利归属。因此,在某些情况下,执行机关的一些执行行为可能会涉及到案外第三人的利益。执行的目的在于保护权利人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执行行为便脱离了执行制度的价值理念,会侵害到案外人的合法权益。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设置便是为了保障民事执行中案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违法或不当执行行为的侵害,实现对案外人利益、当事人利益的均衡保护,以使案外人在权利受到损害时能够获得及时、有效的法律救济。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受理执行异议诉讼之前,需以案外人申请执行异议为前提,执行异议的审查结果无外驳回或中止执行两种情况,相对应的执行异议之诉也包括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和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是指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之权利,请求法院不许对该标的实施执行之诉讼。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是指申请执行人对人民法院中止对特定标的执行的裁定不服,认为案外人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之权利,请求法院继续对该执行标的进行执行的诉讼。

(二)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和特点

关于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一是形成诉讼说。此说认为,案外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权利在性质上属于形成权,目的是请求撤销执行机构的错误执行行为,变更现有的执行法律关系,因此属于形成之诉。二是确认诉讼说。此说认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目的是请求法院确认案外人有排除执行的权利,一旦法院确认该权利,执行机关即得停止实施强制执行,并撤销已采取的执行措施。因此属于确认之诉。三是给付诉讼说。此说认为,执行异议之诉的诉讼标的是案外人要求申请执行人不作为的给付请求权,当事人要求法院命令债权人不得申请强制执行,或者返还执行财产等就是给付请求的内容。四是诉讼救济说。此说认为,执行异议之诉既不是单一的确认之诉,也不是单一的形成之诉,而是二者之合成,既具有确认的法律效果,也具有排除执行的法律效果。与传统的民事诉讼类型相比,执行异议之诉具有其特殊性。引发执行异议之诉的原因是案外人认为申请执行人申请人民法院对特定标的进行强制执行侵害了其实体权益。这类争议在形式上体现为法院强制执行行为是否侵害案外人合法权益,是否应当停止并撤销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在实质上是申请执行人请求人民法院对特定执行标的进行强制执行的主张与案外人对该执行标的的权利主张相互冲突。因此,执行异议之诉在形式上体现为是否排除强制执行行为的纠纷,在实质上是案外人与被执行人对该执行标的的权属纠纷和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享有权益与申请执行人在生效裁判文书等执行依据项下请求权的优先效力纠纷。可见,执行异议之诉并不能简单地归于形成诉讼、确认诉讼或者给付诉讼,而是一种具有复合型的新类型诉讼。

执行异议之诉作为一种新的民事诉讼类型,其是一种执行救济手段,故而民事诉讼法将其列在执行程序中,同时,执行异议之诉在性质上属于民事诉讼,是一个新的审判程序,民事诉讼法解释将其列在了第一审程序之后,单独一节。和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相比,执行异议之诉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诉讼主体的特殊性。执行异议之诉的提起主体同于普通的民事诉讼,其原告是原诉讼的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或原诉讼在执行程序中的申请人,而并非完全是原诉讼当事人,视被执行人对原告(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中)主张内容的认可与否,当事人亦不相同,具体如下:

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

申请执行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

2、诉讼请求的特殊性。案外人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诉讼请求是请求法院停止对执行标的物的执行,诉讼的目的在于通过诉讼阻却对执行标的物的强制执行,是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唯一一种允许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提出阻却对执行标的物执行的诉讼,并不是单纯确认标的物所有权或者交付标的物等实现当事人的某项民事权益。

3、程序启动的依附性。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起的前提是法院的执行行为损害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且在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机构经审查裁定驳回后,案外人对裁定不服方能提起这一诉讼。而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是执行机构经审查中止执行后,当事人对裁定不服方提起的诉讼。因此,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程序启动前有一定的法定前置程序。

二、本院受理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分析

执行异议之诉在本院的案件数量并不多(详见下表),但今年的数量较往年有明显提升,增长趋势较往年比较明显,这也说明,随着一个新制度的慢慢施行,越来越多的人会采用法律赋予的措施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年份

数量

执行标的

原告

结果

2014

1

房屋

案外人

停止执行

2015

1

房屋

案外人

驳回

2016

9个月

4

房屋

案外人

驳回

以上表格反映的案件,从涉案标的来看,均是房屋;从案件的案由来看,均是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没有申请人执行异议之诉,可以看出在执行阶段,执行机构对案外人的书面异议均是驳回;从案件的处理结果看,原告败诉的比例较高,受理的案件中判决不得执行标的的仅有1件,其余均是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表格反映的该类案件数量不多,但案件都关系当事人的基本生活问题,在房价高企的当下,涉及的不动产,都与当事人具有重大的利害关系。

三、执行异议之诉实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前置程序存在是否合理

民事诉讼法规定了案外人在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之前应先提出书面执行异议,对法院作出的回应执行异议的裁定不服方可提出执行异议之诉。设立前置程序的出发点在于减少诉累、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办案效率,实践中,案外人提出异议的情形多种多样,繁简不一,如若一开始就全部进入诉讼程序,在效率上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也可能会被案外人恶意利用,拖延执行。而执行机构的前置审查程序相对简单,审查周期较短,可以先解决一部分案外人异议问题,有利于提高执行效力。虽然前置的审查程序能够对案外人执行异议案件起到筛选的效果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执行效率,但是在实际操作上也存在不少问题。首先,前置审查程序表面上看可以筛选争议案件,减少诉累,但绝大多数的执行异议当事人均因对审查裁定不服而继续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或申请人执行异议之诉,由此可见前置程序的存在本意为迅速解决争议,实则事与愿违,反而使程序拖沓。其次,案外人执行异议案件所涉及的法律关系一般均涉及不动产,案情较为复杂,难以厘清,往往需要三方当事人在充分陈述、举证、质证、辩论后方能查明案件事实,而前置审查程序审查时间较短,程序流于形式,对厘清复杂的法律关系较为困难,当事人很难信服裁决。最后,案外人异议案件事关财产所有权的归属,属实体问题,由执行机构对其进行审查并作出裁决,有悖“审执分离”的原则。

(二)被执行人的诉讼地位不好确定

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案外人和申请执行人的地位比较容易确定,难以确定的是被执行人的主体地位。在实践中,被执行人极少配合法院执行机构的工作,且相当多的被执行人在执行阶段已经人去楼空,给执行异议之诉的程序和实体审查增加了极大的困难,也有被执行人态度含糊反复,一会儿同意执行,一会儿又反对执行,致使其主体地位难以确定。

(三)当事人滥用诉权、规避执行的行为增加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制度的设立,是以保护被法院错误执行的案外人的合法财产、维护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为出发点,但是在实践中,该制度却为不少投机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趁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之便,拖延执行,规避执行,虽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对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通过执行异议、执行异议之诉妨害执行的,规定了处罚措施,但审理过程中,确定二者之间存在恶意串通较难认定,而最后的结果可能只是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但可能也达到了其拖延执行的目的。

(四)案外人申请执行异议的期限难以把握

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期限,民事诉讼法规定为“执行过程中”,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细化为“执行标的执行程序终结前”,但执行中仅有“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和“终结执行”两种概念,均属于执行结案方式,未针对执行标的,因此“执行标的执行程序终结”这一时点在实践中难以把握。

四、针对执行异议之诉的几点思考和建议

(一)确立案外人执行异议的形式审查原则。案外人执行异议审查作为执行异议的一种,是执行权中执行审查权能的体现,其审查不能超出执行权本身的权能范围。因此,在处理案外人执行异议中,执行机构就案外人主张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存在与否的审查,仅限于形式审查,审查程序、适用的法律、审查结论的效力均应不同于执行异议之诉的审判程序。执行机构所作的案外人权利存否之判断,性质上仅仅针对标的物的形式物权而非实质物权,或者权利表象而非真实权利。如:确立有体物的“物权公示”标准,明确案外人异议审查中不动产、股权、登记管理的动车等财产以登记公示为权利标准,非登记管理的动车以占有为权利标准等内容。

(二)明确禁止案外人就同一事实和理由对同一执行标的重复提起异议。虽然立法未明确规定“禁止重复起诉”原则,但基于既判力理论要求,“禁止重复起诉”在实际审判中发挥作用,以防止法院就同一裁决对象或事项作出相互矛盾的裁判,影响司法裁判机关的权威性,也可防止司法资源的浪费,保证纠纷得到终局解决,维护法的安定性。据此,延伸至案外人异议之诉制度,也应明确规定“禁止重复异议”,即异议已经法院审查处理后,案外人再次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对同一标的提出异议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异议。以上述理由对案外人所提异议作出驳回异议的裁定,属程序上的驳回,不同于因案外人缺乏享有阻却执行标的转让、交付的实体权利的证据而实体上驳回的裁定,案外人不得申请复议、提出上诉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7条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三)明确以执行标的物转移时作为执行程序终结之标准。从执行异议申请期限制度设置宗旨来看,主要在于均衡案外人与申请执行人之利益,实行执行程序公平与效率的平衡,防止权利之滥用。然基于保障强制执行程序合法取得执行标的物权之当事人的利益,维护执行权威和经济秩序的宗旨,建议以执行标的物物权是否应转移给新买受人为标准作为该标的物强制执行程序终结之时点。如拍卖成交后,法院作出确权裁定之时,执行标的物物权转移,执行程序终结。案外人无权再就执行标的物主张阻却执行,但如果其在执行标的物上确有实体权利存在,其仍可基于不当得利或侵权等请求权提起其他普通民事诉讼予以救济。

(四)加大对案外人、被执行人恶意串通、恶意诉讼的惩罚力度,并完善对申请执行人在受到损害时的救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15条赋予了申请执行人在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妨碍执行时的请求赔偿的权利,已经从纯粹通过程序法对恶意诉讼人进行处罚的态度转变到从实体法角度让当事人寻求救济的路径,但并没有细化如何处理此类案件。建议从侵权责任法的角度,考量当事人的损失,如在确定当事人的损失数额时,涉及时间计算时可将案外人立执行异议案件时,确定为侵权行为发生之时。当事人的损失项目可以包括给当事人带来的诉累造成的损失、误工费、交通费等等,这些规定可以使受害者更加明确的提出诉讼请求,提高审判效率。

结 语

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在逐渐成为法院的受诉案件类型之一的同时也成为了众多疑难复杂的案件类型之一,过于简单的法律法规并不能完全解决实务中遇到的难题,因此,要使该制度及相关的法律法规能够更高效的解决案外人与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在执行中的纠纷,真正彰显法律的公平和正义,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尚需立法和司法实践的进一步努力。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905773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